• 魏老谈汉简的学习
  • 作者: 发表时间:2017-01-09 16:31:44
  • 魏老:这两本字帖里头有重复的,(1985年甘肃人民出版社,《汉简书法选》;1981年上海书画出版社,《汉简隶书选》)这一篇(泰射九十简之一至之五)就是重复的,两本各有好处,后头有放大的好。(甘肃版) 这个不算好。(甘肃版 p45-46。 )放大倍数多的好(甘肃版p19-24。)

    佳音:放那么大,可以临那么大吗?

    魏老:可以。

    佳音:也可以临成很小的吗?

    魏老:也可以,一般你不用故意地练小的,小的不需要练,你只要能写大的就能写小的。

    这些草书都很好。(甘肃版P49-50。)

    佳音:您平日常说到汉简,是不是汉简当中您认为章草部分更有价值呢?

    魏老:不一定,因为这是些药方,医生学问大,他就可以写的好。这个医生把这些简都殉葬了,这些都是从墓里出来的。如果说他好,大约在简上写草书的人才分高一些或学问高一些,因为抄东西的是被奴役的,被奴役的,他的条件就差,他不拥有太多的好东西,也没有把字写好的这种兴致,而只是碌碌于吃饭。这个也挺好,不过这个不用学的,作为欣赏可以,学习没有必要,学出来不好。(上海版,p18-21。)

    佳音:我们从汉简里面学什么?。(上海版, p22-25。)

    魏老:汉碑不都是这样写,就是那个时候,这种写法是后来王羲之时候通用的写法,从这里头找到二王的缘由。所以能把这些字练好了再学出来的二王就好。

    佳音:这些简书线条的变化也非常丰富。

    魏老:其实他这些字很小,根本意识不到这些问题。

    佳音:您说过不能因为他是无意识的,我们也是无意识的。

    魏老:对啊,我们不是学吗?就得研究他,你现在这个时候用这些功,很有必要!比如说,整个这一部分都很好,这个(上海版,p22-25。),就是草书的来源。

    佳音:草书不是这样吗?

    魏老:就是这样,如果你是这样写出来的草书,是按这个架子写出来的草书,就非常好。

    佳音:和从书法字典里找出一个草书的样子,依样画下来就不一样了。

    魏老:对“偶”字这个点,(上海版,p22 )(图-24-2),是这样写,往上翻……,然后……,所以草书就是这么写,也就是说是这个字啊……,得照这个架子写出来,这样符合草书的笔顺。

    佳音:他就不是比着葫芦画瓢出来的。

    魏老:对了,所以这个圈儿也就能画得格外好了,(图-24-2 )这个圈,一般的俗字不就是这么画一个圆圈吗? 这就不好了,实际上他这里过来以后,这个地方就代替了这个了……,我不是说他是这个样子写的吗!所以这个也就等于是这样……,这么个方向……,这么过来再这么过来再过来……,这么看…… 佳音:这些东西也得动脑筋才行啊。

    魏老:这一笔要能写好了……你就这一笔也写好了……你看了吗?这个字上头射(上海版P24)。(图-24-2-2)应该和这个“寸”是一个意思。(门、月) 根据原来不是草书的手法用到草书里头,然后你这个草书的手法又用到不写草书的字里头。(www.BMQQ.com网站上 500009和L79997两幅作品中的“偶”字)

    佳音:临您书画集里的小楷,写起来很慢很慢,感觉看不过来。 (www.BMQQ.com第一期 200103 原大)

    魏老:不习惯,感觉突然,和自己的运行管道方向不一致。临任何帖都是这个情况,临帖就是用这个办法改变自己的书写习惯。

    这个就过分了,(“阙”字,抄苏东坡“明月几时有”,“阙”字门旁左右对比过于悬殊)“今”字很好,“夕是”都很好,“欲”也是跟这个(阙)一个毛病,左边小右边过于大。其实你自己也知道,你最近出现的这个问题。 佳音:左边有点儿撑不住似的。

    魏老:对,他两扇门可以略微有点差别啊,他不能这么突然,他只是种透视关系。门,(图-24-2)看起来似乎右边大一些,这是可能的,但是得在一个在线,不能错开,不能一扇门这样…,一扇门是那样…,这样就是错误的了。 魏老:再看看,还是结字问题,结字掌握不住,(魏老念“漠漠轻寒上小楼……”)对了,我写的时候把中间这句去了,(“无边丝雨细如愁”)我就不愿写这个字儿,这个“愁”字别说出来,哈哈哈……,愁没关系,别说!

    佳音:我有个体会,写的内容往往就是和所想的相反或不相干,不愿把某一阶段的心绪露出来。

    魏老:从另一个角度讲,是不直接说。

    佳音:您爱写陶渊明、苏东坡、李白、白居易的诗句。 魏老:不一定,因为要字的人多,我有时候借这个机会重复的写,但是,不是一次重复。一次连着写,写多少也一样。那次我讲一作一貌,一作一貌的反面是千纸一面,一字万同。写一千张纸是一种面貌,(图-24-1)这一个字写一万次也不变样。后来人为着写避免这个情况,写春的时候,一个写成篆书,一个写成真书,一个写成草书,(图-24-1 )这都是不对的。就是这一个写法,在不同处境之下它自然而然不同。

    佳音:您赞成学倪瓒的字是吗?

    魏老:有好处。倪瓒的字,从格调上说,比宋克高。宋克呢,就是他和草书联系起来了,而且他的注意力用到写字上了。不像倪瓒,分散到别处,分散到别处反映到这上头,比如说你这个字的角度不行,(载字)这个字你感觉他不得劲儿。逐渐地,这些不得劲儿的地方没有了,就熟成了,不得劲儿的东西没了又出现异乎寻常的妙趣就行了。

    佳音:戈法如何出锋?

    魏老:你从古人写的里头看,他总有不同的角度。有的是这么个角度……,有的……。像颜真卿他写,有时候好像非常地垂直,甚至于到这里,往里扣。那种情况,作为他自己是可以,还是得往外……。这样往里以后再往外啊,他不能……这个,从一下笔有一个垂直线你这个,不能侵占了垂直线,你这个实际上已经越过了垂直线,越过了之后就侵犯了他了。 佳音:好像一个人站着往一边歪一样。

    魏老:真要歪好了也行,那就是一个更高阶段的变化了,是舞姿噢! 刚才说这个,猛一看这一部分很好看,(上海书画出版社《汉简隶书选》P1-2)学了很有好处。 不能忽视P4-17,这大概是一个人写的。

    这是另一个人写的P18-21,也很好。

    从P4开始这个人写的好。这里头固然他没有钩,(P7尉)但是你照样可样钩,就是用他这个写法钩。

    他最独到的地方,这几个捺写的好极了,(图-24-3-2, 图-24-3-1,“追逐”二字)很舒展,你要能学到手,章草也能写好、隶书也能写好,而且到目前为止,当代的书家没有一个能写出这么好的捺,你学会了这个捺,这个手法可以在别的地方有所反映,比如写了这个捺之后,你对这个……,(图-24-4)也能反应出来了,这个……,也能反应出来了(图-24-4)。实际上是稍微角度不同,手法是一致的。再就是横画,整个横画你就能掌握了,掌握出一种难得的东西,再就是他这种捺(严P9)(图-24-4)写的也好,这个就跟刚才说过的偶然的“偶”字是一样的,

    他这个字左小右大,过分了,(图-24-5第五个字)因为他这个字很小,可是你写大字就不能这么写了,有这种倾向可以,但它得有引伸线,不能突然,突然就不得劲儿。

    这个多好,一个推出去(图-24-5“可”字),一个捺出去(图-24-4“严”字 )。这两个手法(推和捺),两边撑足了在一个字里面,可谓左右开弓。你看这个多好(图-24-4“严”字 )。

    佳音:这个地方如果没压这一下,不会捺出来。

    魏老:后果是从前因来的。人学什么东西,往往只学它露出来的那个东西,不知道有因才有果。

    从艺术欣赏的角度以及和草书联系在一起,这个最重要(上海版P22-25)。这些和真书联系多一些(上海版P4-17)。

    你看他几次写偶字,只有一次最好,你看这一次(图-24-22,P22),这一次(图-24-23,P23) ,这个第一(图-24-24A,P24),就是他并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好,所以你拿这个(图-24-24A) 做标准,写成那几个样儿都是允许的,就是说写成(图-24-24A),写成这样(图-24-22),写成这样(图-24-23)都没问题,就怕变成一个俗样,就怕开始的标准就是那个差的标准,这很重要。

    我们计算一下七言绝句(图-24-6),贰拾捌个字三次写是接近九十个字,四次写是一百多个字了,也就是百分之一二。米芾自己写的字里头有百分之一二的字好,不是一二篇好。问题就在这里!你是不是能找到他认为是好的那个字。

    我们发现这个最好的标准(图-24-24A),照这样写,能写出来是(图-24-22),是(图-24-23),都没问题。自已有这样的标准衡量。不要逮着一个字,认为是汉简就照写,那就坏了。

    你要重视这一个人的字(上海版P4-P17)。特别是“追逐”,你要能把追逐写好了,就可能出现奇迹。(图-24-3-1) 这一本你看这个人就不行,很俗气(上海P26-34)。杨凝式跋鸿卢图的里头的一些字,我认为是杨凝式不好的一些地方。有些地方拉那个架子,拉着个架子学争座位, 所以不好。我认为这叫“虚张声势”。

    《韭花帖》里没有拉着个架子学谁,所以好。

    关于阴符经

    佳音:《禇遂良大字阴符经》(图-24-7)的书签儿您题好了?

    魏老:题好了,我这个字写的有点儿唐人六朝写经的手法,是让李向东出版,因为现在《阴符经》供不应求。你看这个不清楚的字里头透露 出来这个方框多好(“固”字),兰亭序里的那个“固”字就是这个手法,如果写真书能写出这样的“固”,写兰亭序时自然就能写好。阴符经写好了之后,今后不论写什么书体他会有一个根本性的指导,就是说不至于看到一些现象,在用笔的手法上产生混乱思想,就是理解了笔的来龙去脉,就是赵子昂说的千古不变的东西,所谓千古不变,不是不变,是不能乱来,这就是根本。通过《禇遂良大字阴符经》可以看到正确的方法,因为它比较明确。

    佳音:它明确是因为它是楷书?墨迹?大字?

    魏老:又是墨迹又是大字又是真书里头反映出行草的高度,除了这些之外呢,还得有另一个一分为二的看法,他不是真褚遂良。他不是很完美。

    佳音:并不完美?

    魏老:他不完美得依靠那些一流名家的东西再来丰富他。懂了这个手法,就不至于再胡涂了。人在学什么东西的时候随时都会胡涂,产生混乱思想。有了这个就有了条理,就不会混乱了,就是可以明智地对待各种数据的一些面貌和现象。人拥有大量资料,往往拥有的人不明智,混乱。这个可使人井然有条,不至于认为用笔里头还有些什么可以胡来的地方,就是从容自然。

    佳音:初学颜、柳、欧好,还是学《阴符经》好?

    魏老:所谓初学,儿童初学和成人初学不是一码事,因为儿童初学,他思想不混乱,他是一张白纸。成人混乱了以后就庸人自扰,自己破坏自己。所以我说智慧,你能掌握了这个东西就是有了智慧。有了智慧就能够安静,就不再狂躁。虚张声势是一种过程,最后发展到打人、杀人、自杀,就错到极点了。智能能够达到安静,安静当中才能产生智能,是这么一个互为因果的关系,另外就是:从容、高尚(图-24-8)。

    从容必须以高尚为基础,高尚了就不急于名利,不那么看见好处就迫不急待,就从容。所以在从容的心态之下就能做一个高尚的人。

    这八字真言就是:智慧、安静、从容、高尚,他们又有互相的关系。

    佳音:为什么您说从容而不说雍容?

    魏老:从容、雍容又不太一样,雍容好像是很舒展,如此而已,所以叫雍容华贵。可是从容就义,他就不能说不是雍容就义,好像雍容是一种自然心态,从容里头有理解、有品德,从容里头包含的更多。 “飞花似梦闲步如云”(图-24-9),(210000)

    闲步如云就是从容高尚,因为闲步是最从容的了。他没有什么卑鄙的目的在里头,所以才叫做闲步,不是那么急急忙忙地奔,不是迫不急待,不是饥不择食,不是忘乎所以。

    如云就是刘海栗爱说的那个,“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”,(200004. 300006)这就是从容高尚。飞花似梦就是智慧和安静,对花开花落,能够理智地理解和感受,不但是理解而且成了一种感受,是智慧的感受。智慧的感受就像梦一样,实际上是无关紧要,(大笑)哈哈哈…… 是吧! 无关紧要、至关重要。事实上有些事是至关重要,至关重要是在无关紧要的大范畴里面,(大笑) 哈哈哈……。所以这个至关重要也属于无关紧要里头的一个部分,也就是说这个事情至关重要应该是把它做对做好,但是做不对做不好也无关紧要,这是个大范围。这就好像人生如梦, 这是个大范围,可梦也得认真地做,也不能玩世不恭。智慧是个前提,正确理解的基础上的正确对待,正确对待得有正确的理解基础。

    《阴符经》刚才还说到它有不足,不完美,因为还只是把它作为一个基础,没有一个东西可以完美地代替一切。说王羲之最好,逢王羲之的帖都临,别人的都排斥在外,这不行。王羲之相对地说他是完美的,作为学习,不能这么单纯,而且它(阴符经)还达不到那么完美。比如说真禇遂良他的这一笔坚钩,(图-24-26)形状上是一个直钩,但他包含着推势,它(阴符经)就没有,这是它(阴符经)明显不完美的地方。在掌握方圆关系上不是讲过吗,就是说草书是这么过来的……,写到这里往这推……,这样连出来就对了,(图-24-2)但是你比着草诀歌(一甩)就不行了。

    佳音:为什么不直接学王羲之呢?

    魏老:因为你从王羲之里没找出这么一个东西来,从这个字(图-24-2“偶”字)里头找出来了,所以他是这样写的,一笔一笔……那么概括起来就成了这样。这里头还包含这个小点儿往外推,再翻上来,从王羲之贴里头找不出这一个框。他有一个框架,刚才还分析呢,他三次写偶字,这个第一(P24),这个第二(P22),这个第三(P23),所以说要是不善于鉴别,就认为这个最好(第三),比着这个练(第三),练成这样(第一)还以为不满意。刚才说的米芾那一行题字,三四次写间或一两字好,信书亦一难事。他自己认为,他这里头这么一大篇你找出最好的找对了,找出来就有效,就怕找出最坏的来。刚才说那个“追逐”,他几次追逐都好,而且也可以找出最好的来。(P6)(图-24-3-2) 佳音:在文物店见到您早期写的怀素自叙里面的句子,“醉来信手两三行, 醒后却书书不得”,很有意思。(611112) 魏老:我记得我原来写这个字的时候喜欢写成章草,可能写的比较窄,顺着窄下来。到底什么样记不住了,反正现在写出来肯定和那时候有很大差别。这里头也或者是一二字写的好,到底哪一二个写好可不一定了。

    佳音:真得再书书不得吗?

    魏老:噢,是从整体说,“醒后却书书不得”,这个问题不是说每一个字如何如何,这里头他牵扯到,比如王羲之兰亭他也是说以后写不出来了,不是说所有的字以后都写不出来,就是作为整体,再写不是这样了。以后写的不是那个样子了,不一定就是孬。兰亭叙也应该这么理解,以后写出来不是这样不一定就是都不好,也许更好。“醒后却书书不得”,是说这个样儿不能再重复了,达不到,出不来,但是他又有别的样儿。

    佳音:其实不能再重复是对的。

    魏老:对啊,还是说的一作一貌。相反的是一字万同千纸一面,写一千幅一个脸孔,一个字在什么地方出现老是一个样儿。这是说不好的意思,实际上这话是批评孙过庭的,后人说孙过庭的不足,千纸一面一字万同,实际上不光是孙过庭了,很多很多…。

    这个《阴符经》,你像这个竖画也是属于不完美的,再就是它这个指示性如此之强,本来也不完美。通过学它,你能够很理智很清楚笔是怎么拨弄的,但是它这个痕迹如此之清楚又是薄弱的一方面。就好像说,欧阳询那个横画和黄山谷的横画是一个写法,但是欧阳询就痕迹不清楚了,黄山谷甚至于还出现这种一推再推。这就是说一分为二,《阴符经》交待的清楚是可以利用的地方,但是作为一件作品的完美性就不够了,也不可能完美,完美只是相对的说。它能够防止人产生一些见异思迁的混乱,就是笔的来龙去脉,怎么样才能真正顺理成章。他是这么个东西而不是,比如说他这个横画,你说和欧阳询那个横画也不一致,不一致不等于在方法上,只要是写出来面貌不同,就是手法上的差别。手法上的差别但不至于产生胡来,学了这个,就明白了。再学黄山谷的时候就不至于这么顿挫。写横画知道它是推出去的。你看这个横画下笔有一个小小的虚尖,然后比较肥,然后又过来压下来,这个下笔也好,往下压。(图-24-26 )(这一笔是不是交待的太清楚了)不是不允许这样,但是不是必须的。(阴符经)好处是清楚明确,学它的目的就是因为它清楚明确。他的好处之外也可以说不是褚遂良写的,和褚遂良写的有很多地方有差别,再就是他也不是完美的,但是他作为学写字,对用笔的合理性,来龙去脉,头脑清醒这还是必要的。

    佳音:您写“沉吟青山”的“沉”字末笔跟阴符经上的沉很象)( 200120 )

    魏老:不一样,可能钩得高了,钩得高是张旭的手法,张旭他往上钩的钩儿很高,但是你不感觉他高。

    张旭留下来的东西很少,真的东西没大有。《古诗四帖》是假的,张旭好的本子是一个残本《千字文》,是一个套帖里头刻的,还有那个《肚痛帖》,张旭留下来的《郎官石柱记》好,刻工不好,有可能是翻刻,但是它能透露出来他的意思。

    这个就是头脑不清醒(1985年甘肃版,《汉简书法选》的封面,图-24-12)。

    (1993-06-23录音于魏老家 26日整理)

推荐新闻
壹点书法联系电话:
0531-85193166,13001714737
联系人QQ:306438986
电子邮箱:qlwbhd@163.com
齐鲁晚报简介| 联系我们| 招聘信息| 网站广告报价| 意见反馈